社区团购下菜贩的生存空间被挤压

51拼购 118 0

这些年,互联网改变了马姐在10平方米不到的工作空间里的生活:她用上了智能手机,卖菜的秤也变成了电子的,还能和摊位上方的屏幕互相连接。此外,带现金的顾客越来越少,马姐的口头禅变成了:“支付宝和微信都行,扫上面。”


但互联网对他们更直接的影响是,马姐的生意已经大不如前:来买菜的基本上是熟客,而且一年比一年少。“以前一年能挣六七万,现在只能赚两三万,今年说不定还会亏本。”和马姐一样,多年前,菜市场入口处的张阿姨和丈夫从四川来到苏州打工,近两年生意格外的差。二十年里,最多的时候她和六七个菜贩共享一个大摊位,如今三个已是极限。


这种巨大改变究竟是如何发生的?五十岁的马姐很难说清楚。社区团购、生鲜电商,这些名词对她来说都很陌生,她只知道,“网购对我们影响太大了。”


“去年做得比较好的时候,一天能有千把块钱的收入。现在一天就只能卖出两三百,最多三四百吧。”对于如今的情况,马姐难掩失望。


生意下滑的同时,需要支付的成本并没有减少。十几年前,马姐在菜市场经营要付的年租金是几百块,现在则是一万六。一万六只是三个小摊位的价格,想要共享一个大摊位则需要花费两万的租金,因为后者靠近菜市场的大门,市口更好一些。


实际上,得益于三元二村便利的交通和密集的人流,菜市场总体经营如常。从苏州1号线的地铁下来之后,步行大约3分钟就可以到达菜市场。


但地铁站也在悄然印证着改变。检票出站后,一整排“食行生鲜”的生鲜柜非常醒目。这家总部位于苏州的企业,采用线上订购、线下智能冷柜自提模式售卖生鲜货品。截至目前,这家公司的生鲜柜已经基本覆盖苏州地铁沿线,设立了超过15个地铁站内公共自提点,同步进行的还有“智慧微菜场”项目。



生鲜柜只是这个菜市场的对手之一。年轻人已经很少做饭了,一进入小区,可以看到饿了么和美团的骑手穿梭在老小区的楼宇之间。附近居民告诉界面新闻,不少年轻人租住在三元二村,很多人在附近上班。


最近的新对手则是来势汹汹的社区团购:一个月前,多多买菜、美团优选等平台相继走进了这个小区,菜市场旁边的水果店已经变成了其中一个自提点。水果店店主告诉界面新闻,每天这些平台放在店里的单子大概有20个,大部分是上班族提前订购的,下班之后直接带回家,平台按照1元/单的价格给店主“寄存费”。



三元二村菜市场门口的水果店已经成为社区团购的自提点之一。艾媒咨询报告预计,到2022年,社区团购的市场规模将会达到千亿级别。疫情让社区团购这种建立于熟人关系基础上的模式进一步发展,下半年开始,美团、拼多多、滴滴等平台在社区团购上加大投入,强势进攻下沉市场。


“下沉市场”成为近两年互联网公司的香饽饽。为什么要看中这个市场?互联网的渗透率更低、年龄层次更高、对于价格的敏感性也更高——在一二线城市人口红利已尽的当下,互联网公司们嗅到了巨大的消费潜力。
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